云财情

财华洞察|当民生碰上垄断,社区团购还能惦记几捆白菜吗?

云财情   2021-12-31 00:00:31   阅读(3)

有一句话说得好:这个社会你所见到的一切,都是被人精心设计过的。

没错,现在的社会不是原始社会,高密度、高捆绑的人类社会需要有人去制定规则维持秩序,当然也有人在规则与道德之下设计了圈套,试图抽干我们的脂肪。

在这个千姿百态的社会中,我们是历史发展进程的受益者,但往往也会被蒙在鼓里成为被收割的人,这种收割工具往往不是刀枪火炮,而是堆积成山的钞票。

备受年轻人欢迎的社区团购是互联网技术发展进程中的必然趋势,这个人类的新兴产物当下并没有抽干我们脂肪,反而给了我们近乎免费的肉吃。所以有人说这是社会的进步,就像一百多年前汽车走进人类社会的时候,以苦力换财物的车夫有理由反抗汽车制造商吗?

也有人说制造这个产物的资本家无底线、无同情心、无大局观,是跟底层人民群众抢饭碗的吸血恶魔。

话说如此,但社区团购没有严重违反社会规则,也没有触犯法律,资本在合法的范围内逐利,也是情有可原。

然而,这其中并没有那样简单。

“几捆白菜”引发的地震

有别于10年前“千团大战”的业务模式,社区团购是依托社区和团长社交关系实现商品流通的新零售模。借助生鲜切入市场,社区团购企业通过“预售+次日达+自提”的模式纷纷争夺广阔的下沉消费市场。

就如10年前的“千团大战”一样,社区团购如今也进入了“千团大战”的混乱局面。目前社区团购赛道火热、玩家众多,包括了美团(03690-HK)、拼多多(PDD)、滴滴阿里巴巴(09988-HK)等互联网巨头,以及兴盛优选、十荟团等创业公司。

疫情滋生的土壤让社区团购换发出新生机,互联网巨头企业们又兴奋的进入烧钱模式:兴盛优选今年来获得腾讯(00700-HK)和京东(09618-HK)等企业累计15亿美元战略投资;拼多多、美团、滴滴则分别上线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和橙心优选参战;阿里巴巴不甘落后,入股十荟团,并设立盒马优选事业部。

社区团购因此进入了新零售领域的又一个战场,平台玩家不惜重金进行补贴用于获取流量,等待时机进行收割。

但随着人民日报的一篇点评文章,社区团购熊熊燃烧的火势意外遭遇了降雨。人民日报上周五发布了一篇题为《“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的文章,称“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人民日报无疑给社区团购降了降火,并下了“反垄断”的定调,行业因此增添了几分渺茫与不确定性。

人民日报发文后,社区团购参与者们虽然保持了沉默,但他们的供应商们则纷纷掀翻了彼此“友谊的小船”。卫龙、华海顺达等多家供货商近日相继发布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的通知,其中华海顺达称是为了防止打破价格体系。

以外人看来,供应商的禁供措施,一方面是为了预防高流量商品被团购平台用于引流而拉低C端价格,加入价格战可能会引火上身;另一方面是在“反垄断”政策下,相对于社区团购平台影响更小的供应商若不进行“抵抗”,他们可能就是下一个被垄断社区渠道的受害者。

政策喊话,加上供应商禁供,社区团购企业们也许要好好掂量掂量要不要再冲进烧钱的乱战中了。美团、阿里和拼多多近日均否认退出社区团购,但也没有发声说要继续加码社区团购。

“保民生、稳就业”背景下的“收租婆”

任何一个处于初期阶段的新兴行业均有利有弊,对于社区团购来说,利处就是极大方便人们的生活。

且在当下经济环境不佳的背景下,消费者们确实是实实在在省下了不少买菜钱,消费者甚至1元钱就可以购买一盒鸡蛋,这在实体超市和菜贩是不可能存在的。

从弊处看,这就要扯上经济学原理了。

以史为鉴,以前的电商、网约车和外卖,都被互联网巨头们搜刮了一遍又一遍,于是诞生了阿里、滴滴和美团这些各个领域的垄断者。

这些领域大佬们致胜法宝其实是千篇一律的:

①烧钱补贴用户,攻占市场份额

②通过不断的资本输血来生存,耗死竞争对手

③补贴退坡,提高抽成,实现变现盈利

社区团购当前正处于上述的第一阶段,即通过烧钱补贴来获取下沉市场的流量,抢占市场份额。在行业还未进入一决胜负的情况下,未来行业融资以及补贴用户的新闻将会更多也更劲爆。

但当一个行业被私营企业所垄断后,也是相关从业者被迫成为资本下的“羊毛”。三四年前的网约车大战,最终滴滴成功“称王”,也因此抢了出租车司机的饭碗;五六年前,互联网巨头用外卖流量入口绑架了餐饮饭店,有些餐饮店小老板变身为外卖员。

此次的社区团购更狠,其消费场景覆盖了人们高频刚需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不只是吃饭和开车那么简单,正朝着新一代的电商基础设施建设进军。兴盛优选、多多买菜和美团优选等平台团购品类除了瓜果肉等生鲜,已引入日化、美妆、家居等品类,挣做最后一公里服务

这是多么庞大的市场,这个传统流通市场背后受影响的从业者们不单是小摊小贩,还包括小店铺、小超市的小老板,甚至是中小商家,这是一个庞大的人群。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国个体工商户达8162万户,这些也是地摊经济容纳的主体。而社区团购所涉及的生鲜、日化和家具等领域是可以覆盖这8000多万户相当部分商户的,保守估计不下1000万户。这意味着若社区团购烧钱烧出了富可敌国的垄断者,那1000万(甚至更多)人的饭碗也因此含泪丢失。

就业是民生之本,底层人民经不起风浪。

今年开始我国为何要有计划的放开了地摊经济?下图所示的城镇失业率就很好解释了这一政策实施的背景。今年一季度以来,我国城镇失业率呈快速上升态势,三季度城镇失业率达到了4.19%的高位,刷新了近10年新高。

2019年末,我国城镇常住人口84843万人,若按照这个基数计算,今年三季度我国城镇失业人数超过了3500万人。另外根据报道,我国目前有6亿人的人均月收入不足1000元,这当中亦包括众多的小摊小贩。

因此,在疫情冲击下,“保民生,稳就业”成为我国今年的核心主题,经济增长目标也首次被隐去。政府今年的预期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

所以在这种政策趋势下,社区团购对社区底层生态的破坏效应,与“保民生、稳就业”的目标已经背道而驰,这是监管者和从业者所反对的。

若在无重大监管的背景下,社区团购竞争出了垄断企业,那么如此庞大的低收入甚至是无收入的人口都能去做买菜员吗?答案是否定的,买菜员和团长等岗位需求远达不到这种规模。

社区团购大量补贴制造出“低价”的假象,实际上就是价格战,已经严重破坏了市场机制生态,这跟我们平常数说的倾销并无区别。如果低价烧钱补贴达到了无限恶意倾销程度,相关部门出手也许是时间问题;若行业进入第三阶段,社区团购平台坐地收租,补贴退坡下恶意涨价到脱离商品溢价价值,那对供货渠道和商品价格的监管并不是难事。

从国家层面上来看,我们鼓励创新,而不是在一个没有增长的市场份额里去做竞争,去打价格战。

强监管或来袭

争相涌入社区团购的互联网巨头们也不能被一棍子打死,我们可以痛斥他们没有大局观,或者说没有道德底线。但是,资本是逐利的,在合法的范围内追逐一个新兴市场谋求盈利并无不可原谅的过错。

蚂蚁金服暂缓上市的金融市场黑天鹅我们还历历在目,马云也因炮轰银行、银保监会而引发不少人对他“爱恨交加”。

那么,是否可以从蚂蚁金服的遭遇来看待当前热火朝天的社区团购?

蚂蚁金服凭借海量的流量以及数据,已是国内金融互联网领域的巨无霸,手握金山银山的银行都对蚂蚁金服刮目三分。蚂蚁金服存在的意义就是为打通银行与融资者间的信息不对称,提高放贷率。

蚂蚁金服自有本金规模小,高杠杆运营、大规模放贷给中低收入者,实际上已是一家金融服务中介,赚取的利润却比金融机构高几倍。蚂蚁金服这种高杠杆率潜在的危险是可以转嫁到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投资者身上,这是对国家金融稳定埋下隐患,不利于国家金融体系、金融机构的稳定。

平台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

蚂蚁金服暂缓上市之后,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此次国家反垄断大刀,点名直指互联网平台“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蚂蚁金服无疑是中枪了。

蚂蚁金服事件,或许是互联网平台经济监管的一个导火索。

若社区团购最终发展到另一家“蚂蚁金服”式的垄断者,未来在平台关联的商户权益和“地摊经济”模式的保护上,政策层面或会对互联网平台做出更强有力的干预。

小结

没有一个科技强国是靠外卖、卖菜和互联网金融崛起的,真正造福于民是科技的创新。现代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就是科技的竞争,“十四五”规划要把“科技自强”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非常有必要。

社区团购,该降降火了。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