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财情

【解读】贵人鸟:坠落的鸟!何时能遇贵人?

云财情   2021-12-31 00:00:31   阅读(2)

鸟,象征着英勇、志向高远、英勇无畏。

为此,很多商人将其创立的企业名称加上个“鸟”字,希望企业能“喜上眉梢”。如太阳鸟(旧名)、富贵鸟、报喜鸟(002154-CN)、太平鸟(603877-CN)、金翅鸟(872838-CN),当然还有本文的主角贵人鸟(603555-CN)。

在5年前,贵人鸟风光一时无两,“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成为中国最夺目的运动品牌。但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在5年后的今天,贵人鸟折翼坠落在了它曾经热爱的土地上。

两度申请破产重组,4次被执行

根据天眼查官网,贵人鸟在12月10日又新增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为泉州市奇皇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皇星”),贵人鸟为被申请人。

当日,*ST贵人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12月10日收到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2020)闽05破申1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奇皇星对贵人鸟的重整申请。

这也是继8月贵人鸟被申请破产重整后,第二次被申请破产重整。当时,奇皇星以贵人鸟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泉州中院申请对贵人鸟股份进行重整。

泉州中院则认为,根据贵人鸟股份资产负债表的数据,应当认定贵人鸟股份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奇皇星公司作为债权人,依法有权申请贵人鸟股份重整。

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ST贵人共有4条被执行人信息,当前被执行总金额约2.69亿元人民币。

在步入破产重组的道路删,贵人鸟也拉响了退市警报。在今年5月6日起,贵人鸟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在资本市场被冠上“ST”的帽子。目前,贵人鸟市值仅为15.59亿元。

昔日泉州首富变身老赖

贵人鸟的发展史,就是其创始人林天福的创业史。1987年,名闻全球的"鞋都"-晋江陈埭诞生了专为国际运动品牌代工所成立的工厂,这家工厂就是林天福创办的贵人鸟的前身。

1993年,林天福创立公司并开始向菲律宾出口运用鞋,在菲律宾有所成绩的他因此获得了菲律宾永久居住权。

但在林天福眼里,代工并不能支撑起他的梦想,于是在2002年开始使用“贵人鸟”商标的方式生产鞋类产品,后来在2005年主攻运动鞋领域,并用明星效应配合打广告。在那个年代明星效应成效显著,通过要求刘德华、林志玲和张柏芝等巨星为贵人鸟代言,并签约美国梦之队、赞助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和“超级女声”等,贵人鸟品牌价值飙升。

2013年,贵人鸟营收接近25亿元,净利润3.3亿元,零售门店高达4465间,成为当时运动鞋领域的老大哥。于2014年,贵人鸟上市,成为为“A股体育品牌第一股”,总市值最高时超过400亿元。

贵人鸟营业额与销量齐飞也让林天福财富值飙升,在2015年,低调的林天福以190亿元的身家登顶泉州首富,成为万人敬仰的商业大佬。但当时的林天福怎么都没想到,5年后的今天,他不但被限制高消费,还成为万人嫌弃的老赖。这一转变,对林天福来说来得太快。

因近几年现金流缺乏和债务高筑,贵人鸟经营每况愈下,深陷债务泥沼后无力偿还债务。

最早在2019年1月7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贵人鸟(香港)有限公司发布的限制消费令。于2018年8月7日立案执行申请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债券转让纠纷案未按指定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将法定代表人林天福列入限制消费名单。

而近日林天福因与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证券纠纷案未及时履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林天福列为被执行人,林天福再次收到了限制消费令的通知,这也是林天福第五次收到限制消费令。

被资本带进了坑里

2014年上市那年,是贵人鸟的巅峰时刻,也是贵人鸟走上下坡路的一年。对于梦想的过度追寻,也让贵人鸟体验到了资本利弊的一面。

2014年上市后的一年时间里,贵人鸟股价受益于靓丽的基本面而涨势凌厉,股票峰值可达到69.37元/股,市值超过400亿元。

尝到上市甜头的贵人鸟在资本的簇拥下失去了理智,野心开始膨胀,通过资本手段开启了浩浩荡荡的“圈地”之路,大量参股或收购相关公司股权,以扩充规模。但从经营业绩来看,林天福的这个决策是错误的。2016年起,富贵鸟净利润开始不断缩水,2017年营收创新高达到32.52亿元的情况下,其净利润却下滑至1.57亿元,不及2015年的一半。

2018年起,贵人鸟走上了营收净利润双降的泥潭中无法脱身,2018年及2019年分别产生了6.47亿元及10.12元的巨亏,2013年以来辛苦挣的钱全都灰飞烟灭。今年前三季,公司依然走不出亏损漩涡,实现收入8.5亿,同比下降27.6%;净利润-2.6亿元,上年同期为-1.66亿元,亏损幅度扩大。

上市之后,贵人鸟升级了战略:从生产运动鞋切换到体育领域,确立了“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发展战略。

于是,贵人鸟2015年初就迫不及待“买买买”。成为虎扑体育的股东、10亿元成立体育产业投资基金、体育运动产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权、7.5亿元获得了运动品牌网络零售商名鞋库100%股权等等。

多项并购后,贵人鸟业务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纪、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但资本运作频繁、涉猎广泛后果就是“吃撑了”。2016年-2019年,公司商誉分别为5.74亿元、5.74亿元、2.2亿元及2.2亿元,并在2018年及2019年分别进行9320.32万元及7617.96万元的商誉减值。

无疑,激进的收购不断给着贵人鸟带来经营压力,虽然公司的营收每年都在上涨,但2018年商誉减值那年,公司开启了亏损模式

盲目扩张带来的另一个后遗症就是贵人鸟市场份额不断被新晋者霸占。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9年耐克以22.9%的市场占有率在中国运动鞋服市场高居榜首,阿迪达斯以20.4%的份额紧随其后,安踏(02020-HK)以16.4%的市场份额居第三,随后则是李宁(02331-HK)、特步(01368-HK)及361度(01361-HK),贵人鸟榜上无名。

此外,撒出去的钱越多,贵人鸟的债务水平则水涨船高。2019年,贵人鸟资产负债率高达88.96%,较2014年增长42.12个百分点。2020年前三季,公司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攀升至95.54%。目前合计资产为37.85亿元,负债却高达34.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2.55亿元,可谓是债台高筑。

在这种情况下,贵人鸟遇上了随之而来的诉讼、资产冻结,在无力偿债的情况下不断变卖资产,关店控本。2014年,公司零售终端店面为5026间,2015年大扩张的情况下反而下降至4465间。随后不断缩减规模,今年前三季末仅有1655间,不到6年时间关掉超过3000间店面。

而另一方面,和贵人鸟一样,同样是通过大规模的并购,安踏和李宁则“买”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目前,安踏和李宁市值分别高达2963亿港元、1124亿港元;2019年营收分别达339.28亿元和138.7亿元,将贵人鸟甩开几条街。

一位业内人士称评价道,“贵人鸟的衰落其实是被资本带进了坑里。”如果不上市,贵人鸟可能尚有一线生机,再不济也不会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衰落的如此之快。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