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财情

财华洞察|贾跃亭,最后一次为梦想窒息

云财情   2021-12-31 00:00:31   阅读(2)

1.“吹啊吹啊,我赤脚不害怕”

贾跃亭做梦也不会想到,突然之间,他离自己的造车梦竟然是那么的近。

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风口本来已经刮过去好几年,本土造车新势力小鹏、蔚来理想、威马汽车产品都已量产,去年交付量暴增合力围剿巨龙特斯拉

此时,贾跃亭的FF汽车还躺在PPT上嗷嗷待哺。在中国市场,它已经落后了同行的竞争对手好几年。

2017年7月份,扬言“下週回国”的贾跃亭到了美国之后终究没有回来,踏上祖国的土地。对于FF,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那只是贾跃亭手指着远方画出的一栋栋房子。

就在此时,新能源汽车一阵迟来的春风突然吹到了贾跃亭的FF头上。

26日,国内媒体披露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FF)正在国内寻求新一轮融资。吉利集团已表达了明确的投资意向,此前闹掰的恒大集团也参与了本轮融资洽谈。吉利投资金额在3000万到4000万美元之间。

同日,路透社报道FF将在国内一线城市建厂,初期产能为10万台。公司的製造服务、自动驾驶方面合作方正是正在洽谈国内新一轮融资的吉利汽车

更猛的还在后头,27日媒体再曝珠海国资委在FF最新一轮融资中投资20亿元,珠海市两大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亦有参与投资,投资金额低于20亿元。

贾跃亭没有回国,但他的FF在国内却突然遭到各路政府、机构资金的追捧,全在迫不及待地给FF塞钱——从各个方向吹来的新能源汽车春风聚集在一起,变成了龙卷风,拂过FF那几张单薄的PPT。

还有更更猛的。有消息人士透露,FF最快将在近两周內提交SPAC美股上市材料。所谓SPAC,全称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具体流程是先设立SPAC平台募集资金,平台再并购实体业务公司,帮助其实现挂牌上市。

彭博社此前报道,FF的SPAC平台公司正在寻求超过4亿美元资金以支持其收购交易上市交易。上市完成后,合并的实体公司估值将达到30亿元美元左右。

届时FF上市材料将会披露公司目前在国内的融资事项进展。

几乎毫无征兆,贾跃亭的FF成了国内人人都爱一级市场投资标的,有梦想的人都赶在它上市之前为送它一程。

如果贾跃亭现在还在中国,他可能会像以前一样拿起麦克风,唱着歌送给那些还有梦想的人: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吹啊吹啊,我赤脚不害怕”。

2.要还钱,FF先上市

2019年10月,贾跃亭在美国向特拉华州法院申请破产。在申请文件中,贾跃亭表示因为乐视生态的崩塌,他在中国欠了超过100位债权人合共约36亿美元。

为了还清这笔天额欠款,贾跃亭成立了一个信托,托管的是他在FF的股权。在FF上市之后,其信托里的股权将分发予贾跃亭的债权人,偿还天价的债务。完成债务重组之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FF的股权。

重组计划须经贾跃亭90%债权人同意方可生效。而在债权人同意重组之后,其对贾跃亭夫妇的个人债务及起诉亦将撤销。

当年11月11日,贾跃亭向所有债权人写信致歉,希望其同意破产重组方案。同月25日,贾跃亭在FF总部举办了贾跃亭债权人大会,35位债权人及律师出席了会议,大部分债权人对破产重组方案表示满意。

2020年5月21日,贾跃亭破产重组计划获得债权人压倒性多数支持,美国加州中区破产法院确认并通过了重组方案。

7月2日,贾跃亭在微博发布《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宣布已在6月26日完成个人破产重组,自此贾跃亭不再持有FF股权,成为以“创业心态打工的打工者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创业者”。

另外,贾跃亭还表示过去三年对乐视网现状心急如焚,特地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

在A股市场,股民正常索取公司赔偿需要经历漫长的诉讼过程。东方电子在1997年1月上市至2001年8月期间,通过虚造业绩造假及自炒股票拉升股价。事情曝光后,股民经历长达4年诉讼才获得合计4.42亿元的民事赔偿。

贾跃亭答应赔偿乐视股民,虽然设置了较为苛刻的条件,包括在全球范围内撤销对贾跃亭及前妻甘薇的诉讼,并不就逾期提交债务索赔提起新的诉讼,但从态度上来说,终究是好。

破产重组计划完成之后,贾跃亭要解开和债权人之间僵持的死结,便只剩下一个方法——让FF上市,并推高FF的市值。

事实上,贾跃亭国内的资产几乎已被尽数处置。截至2019年,贾跃亭待偿还负债36亿美金(约合人民币254.3亿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剩下的债务净额还有约2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41.3亿元)。他手上值钱的资产几乎只剩下FF的股权。

除了等贾跃亭做大FF的股份价值,其他债权人几乎没有更好的方法——毕竟贾跃亭不在国内,不能上门催收(他也拿不出其他资产抵债)。

然而破产文件披露FF的经营情况却不是那么让人放心。文件披露了FF在2018年和2019年前七个月的经营情况:2018年,恒大给FF注资8亿美元,结果FF全年亏损4.77亿美元;截至2019年7月份,公司再亏损1.03亿美元,账上还有应付账款1.59亿元,总负债合计8.01亿美元,对应银行现金只有680万美元。

自成立起,FF累计亏掉了21.5亿美元。

这样的吸金黑洞,真的可以顺利上市吗?

3.下週回国和FF91哪个先来?

在债务重组之后,FF与贾跃亭再无直接上的股权关系。这显然也就规避了其之后上市审查的监管风险。

在推进个人破产重组计划的同时,贾跃亭也很聪明地从台前走到了幕后。

2019年九月份,贾跃亭辞任FF CEO,转而担任公司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FF CEO一职由前BMW高管 及拜腾CEO 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接手。

毕福康称来到FF有三点原因,其中一点是贾跃亭。

但在此之前的2018年,因为和恒大的资金纠纷,FF三位联合创始人中的两位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和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均宣布离职。桑普森在离开前表示法拉第未来的财务和人事资产实际上都已资不抵债,在可预见的未来,只能勉强维持。

剩下的一位联合创始人便是贾跃亭。当年10月份,FF开始裁员降薪,削减其每月约1000万美元的员工工资支出。管理层当月关停了位于加州加迪纳的总部和位于加州汉福德的工厂的部分业务,在获得新资金之前,员工被安排无薪休假。

这样踉踉跄跄到2020年,除了毕福康和贾跃亭,几乎没有人会看好FF的未来。

当年6月10日,FF选举产生了全新的合伙人和合伙人委员会(PEC)成员。至此FF全球共有28位合伙人。贾跃亭在微博中透露,其个绝大部分个人股份都分给了合伙人团队和员工期权池,团队持股比例高达50%以上。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贾跃亭的慷慨,阴谋论来看则是贾跃亭在画大饼,只剩下用股权招徕人才这一招了。

在2020年债权大会的PPT上,公司宣布FF 91已完成85%。B轮融资完成后9个月即可投产。

按照毕福康当年透露的计划,FF在2020年第一季将融资8.5亿美元,然后将尽快推进其豪华新能源电动车SUV FF91上市。具体时间会是2020年的9月份,半年之后第二款车型FF 81将发布。

这意味着自2015年成立开始,经过五年的烧钱,FF的产品终于烧钱。然而,到了当年的九月份,FF 91和贾跃亭下週回国的诺言一样,还是没有来。

FF的策略和特斯拉基本相似,先用FF 91打开品牌,然后再用FF的软件平台赚钱,赋能并重塑共享汽车行业。而豪华版的FF 91预计售价高达15万美元至20万美元,推出之后将以中国为主要市场。

毕福康认为FF91将会在富人阶层中“大受欢迎”。

消息指,FF在完成上市之后,FF 91将在一年之后交付上市销售。数度跳票之后,FF91几乎就是贾跃亭所剩的唯一一张all in的牌。

距离量产永远咫尺之遥的FF 91,足以承托贾跃亭的还债和造车梦吗?

4.谁还有梦想? !

FF 91 不止是贾跃亭的最后豪赌,对于国内蜂拥投资的吉利、恒大、珠海国资委、格力和华发集团而言,同样如是。

企查查显示,去年12月14日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2.5亿美元,其法代贾晨涛为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的监事。

公司由FF的香港实体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 全资持股,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等。

联繫这次珠海国资委携手地方两大国企投资FF,珠海和FF合作其实早已埋下伏笔。

早在2016年,珠海就在该市的“十三五”规划中表示将新能源汽车装备列入重点聚焦的六大发展领域,然而董明珠的格力入主银隆结果并不理想。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格局基本已定, 理想在北京,小鹏在广州,比亚迪在深圳,蔚来全球总部在上海。去年公司与合肥市政府达成合作之后,蔚来将中国总部设在合肥。

合肥去年行业“最强战投”蔚来的举措或许为珠海市政府带来启发。在国内造车势力已被各地方城市瓜分的情况下,“FF”成了珠海可以抢到为数不多的牌。

去年合肥市政府的战略拉了资金紧张的蔚来一把,成就了合肥市政府行业最强风投的美名,珠海自然亦想效仿一把,拉一直在量产边缘的FF 91一把。

至于恒大和贾跃亭,双方都是老熟人了。根据《破产重组计划》,恒大还持有FF 32%的股权。它可能也是出于投资套现的需要,愿意在这个时候再拉贾跃亭的FF一把。

当前新能源汽车整车股在特斯拉的引领之下,在美股市场行情一片大好,如果FF要上市,恐怕很难找到比现在更好的时间点了。

围绕在FF四周,珠海国资委、吉利、恒大、贾跃亭以及他的债权人,都为法拉第未来压上了重重的赌注。其中,贾跃亭已经没有失败的余地,若FF失败,再也不会有梦想的投资人愿意相信他的故事了。

5.最后一次,为梦想窒息

对于其他参与方来说,FF只是一个投资项目。但对于贾跃亭来说,这已经是他最后的骄傲放纵。

从乐视超级汽车到FF,贾跃亭的造车梦一直不熄。

据FF官方声称,虽然没有了FF的股权,但目前FF仍然控制在贾跃亭手里。他正以FF创始人和CPUO的身份推动FF团队完成既定战略目标。

因为控制权的问题,他之前和恒大翻了脸,和第九城的合作也没有了下文。在大部分人眼中,这个一手导演乐视生态并将它推向深渊,躲在美国造车至今不归,一天到晚喊着梦想的“假药停”是一个极不靠谱的男人。

根据不完全统计,贾跃亭在乐视生态崩塌中共收割了2个大佬、19位明星、17家机构和26万股民。

但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若干年后,提到贾跃亭,我们不知道人们的第一反应会是一个最无耻的老赖,还是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六年造车的男人。

在经历了裁员、联合创始人出走、资金抓襟见肘的难题之后,现在获得各方资金豪赌注资的FF终于来到了最关键的十字路口,贾跃亭无限接近洗雪前耻的关口。

这个喜欢唱《野子》的男人,即将最后一次为梦想窒息。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