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财情

原油周评:油价创11月下旬以来新高,受三方面利好提振

云财情   2022-01-01 00:00:01   阅读(19)

国际油价连续第二周反弹,刷新11月下旬以来高位,布油升破80美元关口,受到全球经济从新冠大流行导致的衰退中复苏,以及生产受抑和地缘局势恶化的提振,尽管全球新冠感染病例达到创纪录高位。 

NYMEX原油期货上涨2.29%至75.45美元/桶;ICE布伦特原油期货上涨3.11%至77.94美元/桶。两市均创11月26日以来新高,分别至77.44美元/桶和80.03美元/桶。两市年线分别大涨55.82%和50.70%,分别录得2009年和2016年以来最佳年度表现。


纽约Again Capital Management合伙人John Kilduff表示: “今年是全球石油产品复苏的一年,石油市场继续对疫情发展反应敏感,我们尚未摆脱困境,但我们已接近大流行前的需求水平。” 

抗疫不影响需求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周三(12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24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357.6万桶,降幅超过市场预期的270万桶。同时,汽油和馏分油库存也分别下降172.6万桶和145.9万桶,表明需求仍然强劲。


进一步支持市场情绪的是,世界各国政府正试图通过放宽检测规定和缩短新冠阳性人员或接触者的隔离时间,来限制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西班牙周三表示,隔离期将从10天减少到7天。而意大利则表示,计划放宽对与病患密切接触者的隔离规定。本周早些时候,美国卫生当局发布新指南,将确诊感染者的隔离期从10天缩短至5天,前提是他们没有症状。

Ritterbusch and Associates LLC总裁Jim Ritterbusch表示:“股市在今年年底达到或接近纪录高位,这很容易就外溢到油市,推高原油价格。”

澳洲券商CommSec首席经济学家Craig James说:“我们经历了德尔塔和奥密克戎,以及各种封锁和旅行限制,但对石油的需求仍相对坚挺,你可以把这归因于支持需求的刺激措施和限制供应的结果。”

高盛能源研究主管Damien Courvalin表示:“如果这是如同我们之前见证过的新一波疫情,那么它将对2022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造成负面打击。但如果随后出现复苏,那么在11月初曾短暂触及新冠疫情爆发前水平的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22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创下历史新高。”

Swastika Investmart大宗商品主管Abhishek Chauhan说:“奥密克戎担忧在全球范围内得到缓解,引发对需求的一些乐观情绪……油价走势料偏上档。”

JBC Energy Asia董事总经理Richard Gorry表示,预计2022年亚洲汽油需求将增长350000桶/日。“这种增长大部分将来自印度和中国,但随着新冠疫情限制的逐渐解除,我们甚至还会看到日本需求增长30000桶/日。”

地缘局势或影响供给


随着油价攀升,需求端已经面临成本抬升,而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温,更有望加剧这一窘境。俄罗斯在俄乌边境线上大量集结军队,美国和欧盟正在考虑,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将对俄罗斯采取包括停止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在内的制裁手段。

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已于9月建成,但遭到美国和几个东欧国家反对,他们表示,该管道将使欧盟更加依赖俄罗斯天然气。欧盟3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

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五(12月24日)表示,欧盟只能将创纪录的天然气价格归咎于自己的政策,因一些欧盟成员国以高得多的价格在区内转售俄罗斯的低价天然气。普京还呼吁欧盟批准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以缓解价格紧张。

伊朗和美国周一恢复了关于挽救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间接谈判,德黑兰专注于初始诉求的一个方面,即解除对该国的制裁,尽管伊朗在控制其原子能活动方面进展甚微。

伊朗和俄罗斯关于在维也纳举行的挽救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会谈发表乐观意见,但美国周二对此表达谨慎看法,称现在判断德黑兰是否以具有建设性的立场重返谈判还为时尚早。

伊朗拒绝与美国官员直接会晤,这意味着其他各方必须在伊美双方之间穿梭。美国多次对这种谈判形式表示失望,说它拖慢了进程。西方官员仍然怀疑伊朗只是在拖延时间。

OPEC+或继续维持现政


石油投资者关注的是即将在1月4日举行的下一次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友(OPEC+)会议。消息人士称,由于石油价格徘徊在80美元附近,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OPEC+)可能会在1月4日开会时坚持现行的逐月增产40万桶/日计划。


Kedia Commodities的主管Ajay Kedia说:“由于假期,成交量稀疏;市场已经消化了奥密克戎的担忧。因此,重点是1月4日的OPEC+会议。”

2021年原油油价暴涨,导致今年早些时候汽油价格大幅走强,美国总统拜登呼吁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OPEC+)加快提高整体产量,但OPEC+不予理会,这加剧了产油国与消费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况且,由于投资不足和维护欠佳,一些OPEC成员国增产面临困难,因为有数据显示OPEC组织11月份仍超额履行减产协议。同时,美国页岩油行业迫于投资者压力而限制支出,无法像以往那样对价格上涨做出反应。

瑞银石油分析师Giovanni Staunovo表示:“厄瓜多尔、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生产中断,以及美国原油库存再次大幅下降,也带来了支撑。”

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周三(12月29日)表示,OPEC+生产协议对石油市场稳定“至关重要”,并强调产油国需要遵守该协议。萨勒曼通过官方媒体发表年度演讲表示,稳定和平衡市场是沙特能源政策的支柱。事实已经证明,沙特为维持闲置产能所做的努力对保障能源供应安全很重要。

负责莫斯科与产油国联盟OPEC关系的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Alexander Novak)曾表示,预计石油产量到5月份将达到疫情前的水平,即2020年4月时约为1133万桶/日的石油和凝析油产量。

分析师和公司消息人士周二表示,由于缺乏备用产能,俄罗斯明年5月不太可能实现将石油产量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目标,但在明年晚些时候可能会做到。

诺瓦克还表示,美国和其他主要消费国可能释放的战略石油储备将对油市产生有限的短期影响。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料将增加约400万桶/日,今年最多增加500万桶/日。2022年油价在每桶65-80美元之间应该会让人感到舒适。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